公告版位

 1‧假如寶貝放錯了地方
  
  山裡人有一尊巨大的石像,石像面朝下躺在門前的泥地裡。對山裡人來說,它只不過是一塊石頭罷了。
  
  一天,一個城裡的學者經過這裡。他看到了石像,便問山裡人能不能把石像賣給他。山裡人聽了哈哈大笑,說:「你居然要買這塊又髒又臭的石頭,我一直為沒法搬開它而苦惱呢!」
  
  「那我用一個銀元買走它。」學者說。山裡人很高興,因為這不但使自己得到了一個銀元,而且也讓門前的場地寬敞了許多。
  
  石像被學者設法運到了城裡。幾個月後,那個山裡人進城在大街上閑逛。他看見一間富麗堂皇的屋子前面圍著一大群人,其中有個人在高聲叫著:「快來看呀,來欣賞世界上最精美、最奇妙的雕像,只要兩個銀元就夠了,這可是世界上最頂尖的作品!」
  
  於是,山裡人付了兩個銀元走進屋子,也想要一睹為快。事實上,山裡人所看到的正是他用一個銀元賣掉的那尊石像,可是他已無法認出這塊曾經屬於自己的石頭了。

-------------------------------------------------------------------------------------------------------------------------------

在這則小故事中,一開始看到的是同個東西的變換

同一個東西在不同人手中有不同的變化

因為同個東西在A手中沒用,在B手中卻沒用

可是越看越久,發現的越來越多

包括他們看東西的時候,山裡人覺得「價值」與「金錢」是劃上等號的

簡單的說,要實際看到那個「金錢」對他來說才是實際的

最後看到一句讓我重新去看這篇小故事的景象

石像面朝下躺在門前的泥地裡


也就是說,這東西原本是很有價值的東西

可是,因為他面朝下,所以山裡人每天看到的就是在「泥濘裡石頭做的背

在他看來,每天看到的,都不是石像的正面,

每天看到的,都搞不好像水餃的形狀! (想像在石像後面看它的背影,然後把它放在泥濘上,那就是山裡人每天看到的景象)

事實上如果他願意去把石像給翻開來看的話

石像的正面搞不好是基督或是佛像,或是很有名的雕塑家的作品,當然也可能甚麼都不是

但是,山裡人卻連翻的動作都沒有,為什麼?

因為沒有人告訴他其石像的真實價值

仔細想喔,如果學者就這麼告訴山裡人,這塊石像可以這樣運用這樣運用

山裡人還不趕快把石像佔為己有嗎? 還會把他給學者嗎?

不會,可是正因為沒人告訴他

所以在他眼裡一切都是那麼的理所當然

甚至因為他在泥地裡,他只能看到外面的贓,卻看不到其中的淨


生活中的資源,常常就是這樣

沒人告訴你其中的價值,你就很難知道該怎麼運用他

像是銀子,大家都知道銀子可以如何運用,拿來做買賣、抵押等很多,

這就是資源利用

而這是需要知道資源其本身可以如何利用的前提下發生的


石像也是一種資源,他的樣貌因為泥地的關係所以被「掩蓋住」

這泥地可能是舊有的觀念,可能是別人告訴你的資訊,

總之就是會掩蓋住資源本身的任何東西

掩蓋住之後,資原本身的美麗都不見了,看不到了

而我們身邊,到處充滿著這樣子看起來「不怎麼起眼」的資源

常常就像這塊石頭一樣,看起來就是不起眼

它的存在就是理所當然

而就只有我們願意把身邊不起眼的東西翻過來、看仔細

然後願意用思考的清水把掩蓋住其物本之美的一切雜物給清裡掉

這樣子我們才有辦法看清這資源的本體

這樣子才能夠開始去想如何去運用這個東西

因為你終於看到東西的本質了


對身邊每個東西重新以思考的找到本質,才能開始去想如何去運用它。

















創作者介紹

Multiverse晨曦公關部落

晨曦旅團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傻媽咪
  • 其實,在看完大家的思考心得後我發現,大家的「眼光」也很專注著重在山裡人和學者的「眼光」這件事情上。而我也因此開始思考著,就只是眼光而已嗎?好像對,但不全對。

    ※眼光只是其中一部分,我想真正的原因存在於我們的「心」,也思考到心和眼光是相互連接著的,因為「心總牽引著我們看事物的眼光。」

    山裡人,學者,他們又分別代表著什麼?

    就目前的我而言來看的話,山裡人可以代表的有,環境的污穢給予了他對事物錯誤的認知與價值觀,在一切都是偏差的情況下,他的心也是偏差的。偏差的心也給予了他只能看見充滿污穢、泥濘石像的眼光。

    也許有的人會這麼想,但也不能怪他出生在那樣污穢的環境,有句話叫做「出汙泥而不染」,這句話真的只是在讓我們去欣賞花的美花的芬芳嗎?你的心,如果你的心是乾淨完善的,無論在怎樣髒亂的環境之下,你都可以保持你的一身潔淨。

    有很多人原本都是存在污泥中而不染的,卻因害怕那些泥濘的眼光,而使自己走上污穢的道路。可惜,真的很可惜。

    「與眾不同」這四個字,若「眾」本身是「汙穢的」,就請不要害怕自己的與眾不同吧,不要害怕往對的方向前進‧

    學者呢?學者又可以代表什麼?
    其實關於學者的部份可以有很多條思考路徑,說真的有好多……。如果要一個一個寫下會沒完沒了,所以我只寫主要部份囉。

    能力,他代表了能力高的一方。

    寫到這裡我有點害怕有的人會這麼想,因為他有乾淨的環境所以他才有這樣的能力、乾淨的眼光囉?其實,我很想這麼說,學者並不是小故事中的主重點,「主重點」是「山裡人」,「學者」只是來「陪襯的」,卻也佔了很重要的成分呢。


    學者的存在是要讓我們看到山裡人所存在的問題,再反觀與自省。


    ※鏡中的自己。
    「別人是自己的一面鏡子」,從這裡也可發現到「石像是山裡人從鏡中影像所見到的自己」。學者讓我們看見了山裡人因自身心境狹隘所看到的石像也只是「充滿污穢、骯髒的大石頭」。


    ※心境上的狹隘牽引著自身步入環境中的狹隘。
    環境可看作「教育」,如此的狹隘久而久之便轉化為理所當然,無法自審察覺與跳脫。


    ※學者讓我們明白「一個人的價值」在於「他所獲得的能力多寡」。
    當山裡人說出這是一個又髒又臭、礙眼的絆腳石時,學者便明白了這座石像對山裡人來說不值半毛錢。有的人也許會這麼想,學者根本就是趁機佔便宜,但事實就是山裡人充滿狹隘的一切連帶他的能力也是狹隘的,但如果今天學者依照石像原本的最高買價買過,這對石像與學者來說更是種污穢、充滿不尊重的動作。


    ※一個不明白事理的人,沒有資格獲得再多。
    試想,如果今天是與懂得識貨的人購買,給予低價你就是在侮辱與不尊重他的專業,和懂價的人議價是正常,和不懂價的人論價事情只會是一團亂。

    又假如今天一群人聚集觀賞畫展、收藏名畫,若有一個人出現對其中一幅畫喊殺價那他的下場會是如何?會喊殺價通常就是「山裡人」類型的人,他不懂所以才會去殺價,今天的他也不懂石像的價值,若「學者」給予「山裡人」能力所能負荷的價值,那「山裡人」最終只會擁有「不勞而獲的心理」,且事後會一直找破石頭拿去估價試圖想得到更多的機率是非常非常高的,如此一來「學者」只是在害「山裡人」而不是幫他或感謝他。


    ※三思而後行。
    也許「學者」會因為想「對得起自己的良心」而給予「山裡人」正常買價,但這很有可能因為學者沒有仔細思考過一番,而害慘了「山裡人」。


    ※光看表面即否定他人的一切,實在是一件不智與不理智的型態。
    有可能有些人觀看學者的眼光是,感覺他很不勞而獲。而事實上可以稱的上學者的人,在成為學者之前所付出的努力與用心也是不容小覷的,這是他人表面光鮮的一部份,至於背後是什麼有否認真思考過?這是他用心付出的心血所獲得的能力成果。


    ※在適當的位置發揮其能力價值
    石像一開始是倒在山裡人家門前,且因山裡人的不識貨連帶它也「只能是充滿泥濘的髒石頭」。石像可以代表的有我們每一個人,我們是否有把自己放在適當正確的位置上,發揮我們自身真正的價值呢?


    ※ 不在其位不謀其職
    而石像的部份也告訴了我們,「低估」或「高估」自身能力都是不智之舉,你的能力到哪就做多少事,不做超出自身能力之外的事。要做的話也可以,先把一切規劃都弄好再說吧,否則只會給自己或他人製造更多的麻煩與壓力,反而吃了一身慘慘慘。這就像是只會跑步、不會游泳的人你分配他去游泳,又或者你明明擅長的是短跑卻去參加馬拉松。


    ※好事永遠發生在讓心轉彎之後。
    從這裡開始必須完全撇除掉關於石像的價值觀。學者花費一銀買走了山裡人的苦惱,山裡人因此而感到愉悅歡心,雖然後來他的確是又花費了二銀重新觀看石像,但重要的是,他的苦惱的確消除了不是嗎?有的時候我們會很專注在「吃虧」這件事情上,但其實我們還有「獲得」這件事情呀,而「獲得」總是輕易被忽略掉。不過,當一個人能夠擁有鑑賞事物的完善眼光時,吃虧不吃虧自然也不會再是首重之處了。



    好,謝謝大家,大致上就到這裡告一段落。
    雖然,我不知道是否還有沒有看到與思考到的部份,你們也讓我得到了很多。
    大家有的時候其實有查覺到,只是思考還不夠清晰、表達方面也是,那我們就一起加油囉。



    祝福各位健康平安、心寬無礙。
  • 其實我一直以來都只看到一面
    其實我一直以來都只是圖像思考
    其實我一直以來都只是重新找源頭
    可是一件事情可以有多重源頭...
    多面啊

    晨曦旅團 於 2011/12/30 09:30 回覆